大合唱,是群众的也是艺术的

来源:长江日报 发布日期:2021-04-14 10:55
【 打印 】 【 扫一扫 】
【 字体:  】

一篇好文

一片宁静

挥去一天的疲劳

让我们一起夜读

我是您今晚的书友姚昊

今天为您推荐《大合唱,是群众的也是艺术的》

“我有一个小小的观察, 2021一开年,包括武汉在内的各地城市群众性合唱活动,似乎前所未有地兴盛”

大合唱,是群众的也是艺术的

为辞别难忘的2020年,武汉大学于年初特别组织了一场综合性音乐会,演员和观众多为大学生。我所在的乐团应邀到场出演一个节目,小提琴齐奏法国作曲家马思涅的名曲《沉思》。

照说《沉思》也是为人熟知的经典,虽是业余班底,敝帚自珍也不免沉醉其间。但那晚最打动我的却是武汉音乐学院的一个合唱,那是弘一法师的《送别》: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歌是烂熟的,歌词和旋律本就美得令人心痛,三四十个年轻的男女歌者,在指挥专业的手势下,一开口就送出那么漂亮的和声,加之全曲细微恰切的强弱情绪处理,顷刻间不禁泪奔。是啊,小提琴贵为器乐王后,但她再美又怎能与人声相比?

说到合唱,眼前现实与过往所思就搅和到一起。我有一个小小的观察,?2021一开年,包括武汉在内的各地城市群众性合唱活动,似乎前所未有地兴盛。合唱作为一项群众性的文化活动,她的广泛参与性和宏大的动员力量,她抒发情感的直接而深刻,或可引申出不可低估的审美价值;还有其组织实施的高性价比,都是这活动可能蔚然成风并堪当重任的底气。

这是合唱作为群众性的活动而言。专业团队呢?我也注意到,不久前,国家大剧院合唱团着力排演了一场以意大利作曲家威尔第作品为主打的合唱音乐会。我记得曾在意大利的歌剧院执棒多年的吕嘉指挥是多么看重这场音乐会,更记得合唱团团长黄小曼女士在狂赞威尔第歌剧中的合唱时,竟用了“美得让人不可呼吸”的字眼。我自是了然这赞词的分量,虽然我无缘亲临现场观赏这场音乐会。音乐艺术中,交响至伟,人声至美。所以除歌剧外,自贝多芬始,交响乐中也每每加入合唱。门德尔松和李斯特也步其后。马勒则走得更远,其最著名的《第八交响曲》中,除了庞大的交响乐队,还有两个混声合唱队,一个童声合唱团哩。

合唱的功能在“群众性活动”和“专业艺术形式”这里并未分道扬镳。以武汉为例,曾经以至现今,依然存在着一些合唱团,他(她)们业余地存在着,却有着专业的追求。团员们白天上着班,晚上定时来排练,不时还接到演出。合唱团大多有专业人士参加,或指挥,或钢伴,或场外指导。大家以一己热爱作为长期参与和坚持下去的基本动力。

说到合唱,我会想到一个人和一个现象级的合唱团。前者是著名合唱指挥家杨鸿年。我以为他是最能体察合唱之美,在合唱上最具献身精神,且将我国合唱水准大大提升的一个人。他缔造了“天籁之音”——中国交响乐团少年及女子合唱团,他也是中国在国际合唱比赛中获奖最多的指挥家,从而被称为“真正掌握合唱艺术奥秘的大师”。一个现象级的合唱团,自然就是上海的彩虹室内合唱团。彩虹合唱团成立于2010年,最初由上海音乐学院指挥系学生自发组织成立,后逐渐吸收社会各界的合唱爱好者,发展为一个充满活力,快速成长,富有探索精神的青年音乐团体。前些年,彩虹合唱团每有新作出品,就像天空上出现一道彩虹,引来乐迷们围观。某种意义上,“彩虹”也折射了上海这座城市的特征:活力,创新,时尚,开放,飞翔。

说到底,我更想借此探索合唱这种艺术表现形式与一座城市的关系。无疑,更多更好的合唱团——业余的,专业的,成人的,童声的,学校的,社区的等等——应是一座城市绚丽的文化景观。相对而言,合唱门槛不高,却可作为美育之滥觞。各种各样活跃着的合唱团,正如城市文化和文明的星星之火,终将形成改变城市气质的合力。当然,我们也期待有更多的杨鸿年,期待城市的天空也出现一道“彩虹”,那或是音乐社会学要讨论的话题吧。

文/梅明蕾

  

进入专题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