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走在汉阳造的文脉里

来源:长江日报 发布日期:2021-04-15 08:54
【 打印 】 【 扫一扫 】
【 字体:  】

K君是我的研究生同学,毕业不久后就移民美国了。一晃三十多年,我们没有见过面,就连联系也只是最近几年有了同学微信群后才偶有问候。可是,前几天,他跟我说要带着一双儿女来武汉,这让我高兴,毕竟彼此都过了知天命之年,几杯淡酒,共话当年,不亦说乎?于是,我很快就拟定了一份游南岸嘴,登龟山,逛琴台,转归元寺的游览计划。没想到,他竟然否决了这个在我看来最能尽我地主之谊的大菜,并特地强调他们不是来转山转水的,而是来转厂转企的,想体悟一下汉阳造的工业文脉。我有点纳闷,但也只好主从客便。况且,我在汉阳工作十多年,长期分管工业,安排一下汉阳工业游应该是信手拈来的事。

说来就来。那天,我开车去接他们,首站是张之洞博物馆。路上我还是不无好奇地问了他一句:K兄,你身居发达国家,走南闯北,阅企无数,这拖儿带女,不远万里,漂洋过海,就真的只为看几家工业企业,不会是为培养接班人吧?

K兄哈哈一笑,说,记得在那个读书无用论的年代,村里人老嘲笑那些从农村到城里读书的人,叫做“一年土,二年洋,三年不认爹和娘,四年不愿回家乡”。现在这些长期在国外长大的孩子,爹娘可能会认的,但家乡不会认了,更不谈回了。家乡是哪里?是中国。不瞒老兄说,过去我忙生意去了,现在突然有种抓不回来的失落感,不补补课孩子们怕是要丢了。

那倒也是。不过,带着他们饱览祖国大好河山不是更直观吗?

转山转水不用我说,他们会自己去的,不仅看祖国的大好河山,还会看世界的名山大川,因为这已成为他们的生活自觉。但是,转厂转企很可能一生都不会去的,因为生活无此必然,也无此意识。自古以来,山河依旧,但国运有别,何也?当下祖国强势崛起,不可阻挡,其因不在山河壮美,而在MADE?IN?CHINA里。我这一辈子都在跟MADE?IN?CHINA打交道,先前只看见其形而下的物及其附之于上的钱,时间一久感悟也随之渐变,现在只看其形而上的内核,一切出自于工厂的商品都有其文化,灵魂以及价值担当,它们不仅有使用价值,还有精神价值。支撑国家持续崛起的力量是那些具有精神价值的企业和产品。现在西方国家满街都是MADE?IN?CHINA,他们既爱又怕,爱是因为生活离不开,害怕是因为颠覆了他们的三观。所以,要认识崛起之中的中国,就要多转厂转企,从源头认识MADE?IN?CHINA。故此,工业旅游独有其味。

为兄真是用心良苦,也见解独到。不过说到MADE?IN?CHINA,我想顺便问问,你对当下中美贸易战怎么看?

“过程很痛苦,前路不可阻,一定要保持定力。”K君答道,“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我特意来汉阳造学习。一百多年前,张之洞面对三千年未有之变局,没有埋怨,没有怨天尤人,而是实实在在寻找出路,汉阳造就是那个苦难时代的典范。不要简单地把它理解为一个商品的名号,其实,它是一种物化了的民族精神,或者说是一种面对苦难的求索意识,反抗霸凌的斗争精神,追求卓越的工匠品质。你能说当下汉阳造的精神过时了吗?”

聊着聊着,不一会儿就到了张之洞博物馆。入内一尊略显清瘦但双目有神的儒者铜像端坐在一楼大厅内的正中,不用介绍,他就是张之洞。K君和孩子们在张之洞铜像前恭恭敬敬地合了一个影。导游小姐说,张之洞是汉阳造的缔造者,以他而命名的博物馆是武汉市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也是认识武汉的教科书。来到楼上展厅,一幕黑色低垂的环形幕帘呈现在眼前,帘内六位著名历史学者从屏幕上向我们娓娓道来,讲述着张之洞与武汉大城崛起的历史关系,张之洞成就了武汉,武汉成就了张之洞。移步帘外,便是长长的投影图像墙,一百多年前张之洞经略武汉,整顿乾坤的改革新政穿越时空,扑面而来。穿过影墙,便到了张之洞图书馆。入口的两侧墙面上列满了张之洞读过的书籍,从中国经史子集到西方人文历史,科学技术等,浩瀚如海,一代儒臣的胸中文墨和改革的精神底蕴跃然可见,高山仰止。图书室陈列着张之洞的各种文集,以及后人对他的有关评传和研究著作等,是与张之洞进行心灵对话的宝斋。从图书馆折回,有一个巨大的开放式环形展窗,展板展列着张之洞的鸿篇巨制《劝学篇》的主体内容。张之洞督鄂十八年,兴实业,办教育,练新军,修铁路,通商贸,励精图治,开启了一场震惊中外的洋务新政运动,该书便是他对这场改革实践的理论总结,他系统构建了“中体西用”的文化范式和救亡图存的路径,其思想至今还启迪后人。

从展厅的第三楼到第四楼,一堵黑色的墙体横在入口处,特别醒目。墙体镶嵌着汉阳造步枪,铁轨等众多工业遗物,墙脚处写着:因近代工业体系而生的新汉阳。这堵墙极富沧桑感,穿过它便是展示武汉近代化历程的核心展区,中央巨大的圆形投影池上醒目地写着:从传统城市格局到现代武汉三镇的演变。这里通过大量的实物遗迹,影像资料,数据图表等,全景式展示了武汉近代工业,商业,农业,科技,军事,文化,教育,新闻出版,城市基础设施及管理等从无到有,转型蝶变的奇迹。展馆的结尾处有一个独特的展窗,名曰“一个改革者的孤独”,那里幽黑逼仄,半壁倾斜,中间矗立着一张书桌,一束光投影到电子书上,里面汇集着当时各种对张之洞洋务新政的谩骂,攻击,批评和不理解,书的正前方墙上写着一行文字:张之洞自述“无日不在荆天棘地之中”。作为清末重要的改革者,他始终处于异常险恶的环境之中,面对来自朝廷,同僚乃至整个社会的不理解,怀疑甚至是攻击,他必须慎之又慎,拿捏好改革与守成的分寸,否则不仅会给自己招来杀身之祸,而且他所秉持的改革理想也会付之东流。看历史人物,由于时间久远,往往能从远距离看到历史的整体脉络,所以可以轻易评价他的功与过,褒贬他的善与恶,但如果我们跟当事人一样,被困在历史的“此时此地”,又将如何抉择呢?

我和K君在那里驻足良久,泪眼相对。此时,K君把两个孩子拉入怀中,语带哽咽地说:“孩子,你们要记住这位老人,今后在你们事业受挫的时候一定回来再看看他,看看什么叫逆境中成事,看看什么叫左右夹击中前行,看看什么叫大智慧,大担当,大情怀。”

离开博物馆,不一会儿我们来到了健民制药厂。只见一排徽派明清建筑临街而立,一个带有浓重中医文化韵味的休闲广场镶嵌其间,广场上聚满了人群。导游说,这里正在举行大型公益义诊活动,现场设有叶开泰中药香囊DIY,古法膏滋制作品鉴,中药特色茶饮品鉴,冬病夏治三伏贴免费贴等特色活动专区,供市民参观,体验。K君反复问,这是工厂吗?导游很恳切地回答说,是工厂。她还说,健民制药厂前身是明末清初叶开泰药号,至今近四百年,为传承叶开泰老字号的历史文脉,让工业记忆与文化旅游融合共生,企业采取“前店后厂”的经营模式,倾情打造了叶开泰中医药文化街区。街区“前店”设有叶开泰中医药文化街区国医堂,叶开泰中医药文化博物馆,叶开泰生活坊,叶开泰老酒坊,母婴护理中心等;“后厂”设有叶开泰百草园,叶开泰古法炮制技艺传承基地,健民集团菁品国药智能化生产基地,叶开泰珍品阁,健民集团儿童药物研究院等。街区已成为为广大老百姓提供便利服务的中医药一体化综合体,并被纳入湖北省旅游委评定的中医药康养旅游线路,是市民寻医问药,旅游休闲,亲子活动的好去处。K君的两个孩子长期生活在国外,对员工现场切磨煎煮制作中草药很好奇,对医师不用仪器设备只是望闻问切看病更是一脸茫然。导游很机智地说,中医是哲学,体现的是天人合一,阴阳平衡的系统观;中医是文化,融儒道文化,先贤圣哲于生命关照之中,融大自然的一花一草于人体小宇宙的一经一脉之中,致中和,治未病;中医是经验科学,五千年的临床积淀,使它形成了注重整体把握与辨证施治,注重精气神与治未病。而西医注重病理微观解析与靶向施治,注重体内组织与治已病。中医与西医双峰并峙,都是科学。我们一行都为导游充满哲思的专业讲解击掌欢呼。导游趁势说,去看看中医馆就更加明了中医的发展传承和科学内涵。

于是,我们便来到了中医馆参观。展馆分两大部分,一部分是中医历史文化和理论知识,一部分是厂史。中医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从三皇五帝遍尝百草到历代医圣医贤及其著作典籍,从人体经脉穴位到花草虫兽,图文并茂,导游边走边讲,给我们上了一堂生动的中医科普课,K君的两个孩子也疑窦顿开。我们来到厂史馆,让K君意想不到的是一部厂史可谓半部中医药史,半部民族企业发展史。明崇祯十年(1637年),叶文机在武汉开药号,“叶氏悬壶开号,唯求国泰民安”,叶开泰由此而生。清康熙,雍正年间,叶开泰药号逐步壮大,至同治,光绪年间,已发展成为全国最大药号,与同仁堂,陈李济并称中医药界的“初清三杰”,加之后来的胡庆余堂,被称为“中国四大药号”。叶开泰倡导“修合虽无人见,存心自有天知”的慎独精神,从严格购进优质原材料开始,一丝不苟遵循中医药传统炮制法制药,绝不苟且通融。其小金丸,拔毒生肌散,参桂鹿茸丸等炮制技艺,对当今的中药制作具有重大的科学参考价值。民国初期,随着西医的大举进入,有一股否定中医的思潮。1929年,叶开泰就积极参与当时抵制废除中医的运动,提出了“提倡中医以防文化侵略,提倡中药以防经济侵略”的主张,得到同行广泛响应和支持,并取得了最终的胜利,保卫了“中医药”这块中华民族几千年传承下来的文化瑰宝。新中国成立后,随着国家实施社会主义改造,1953年,由叶氏家族经营316年的叶开泰药号更名为武汉市健民制药厂。1955年,该厂实施公私合营,更名为“公私合营武汉市健民制药厂”。1993年,改制为股份制公司,组建武汉健民药业集团。如今,已经发展成为中国知名的医药上市公司。

K君看完之后,甚为感慨,他对叶开泰1929年参与保卫中医运动的义举尤为激赏。放眼当下,不仅中医发展面临西医的压力,而且整个凡有点技术含量的MADE?IN?CHINA也正经受美国的无理打压。不过,越是遭外界打压,越要增强文化自信,越要有抗压性,越要埋头前行,切不可妄自菲薄,自毁长城。

我们下一站就是黄鹤楼酒厂。K君回忆说,他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上大学,途经武汉,看见人们打着赤膊,几碟小菜,一瓶135的小黄鹤楼,市井怡然,成了武汉的一道风景。我说,现在家家有空调,街面见不到那场景了,不过黄鹤楼酒厂在其酒文化博物馆里专门留住了这个城市记忆。K君哈哈一笑,很好,很好。不一会儿,我们就到了黄鹤楼酒厂。巨大的牌楼厂门上面刻着“武汉黄鹤楼酒庄”几个大字,精巧的园林里面错落有致地布局着一些与酒有关的传奇雕塑,简约的明清徽派建筑给人一种似厂非厂的感觉。导游说,这是在原来老厂房基础上经过改造后形成的集酒文化景观,酒文化博物馆,酒文化游园与酿酒体验为一体的体验式酒庄。

我们先到了天成坊酿造车间,据说,“天成坊”得名于张之洞向光绪帝献酒,皇帝赞不绝口,说佳酿天成,国富民强。车间入口处供奉着一尊张之洞铜像,工人每天上班的第一件事就是向张之洞敬酒,然后开始酿酒生产。在这里游客能亲身领略名酒生产,窖池发酵的全过程,品尝原粮在地缸中经时间沉淀长期发酵后酿造的原酒。K君看见酒窖车间满是私人订制,酒香袭人,当即为两个孩子各订了一窖,还对我说,知音故里,佳酿天成,日后两个孩子成家,一定要去喝喜酒哟。我说,必须的。出了“天成坊”,我们来到名人酒窖。这里是原酒存储和高端定制基地,仿窑洞式建筑,常年恒温恒湿,原酒储存于土陶坛,橡木桶等容器中,并达三年以上才能出厂。储藏间错落相连,美酒琳琅满目,宛若域外酒家庄园。穿过名人酒窖,便到了酒文化博物馆。企业秉承“做真人,酿美酒,善其身,济天下”的核心价值观,精心建造酒文化博物馆,全方位展示黄鹤楼酒厂的历史渊源,发展历程以及中国博大精深的酒文化。黄鹤楼酒是蛮有故事的酒。世人都知道武汉有一首很有名的唐诗,其开篇即说: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其实,这个“昔人”就是黄鹤楼酒的渊薮。据《江夏县志》记载:有位辛氏卖酒人,其所酿美酒纯绵净爽,远近闻名。一道士慕名而至,无奈盘缠用尽,辛氏为他奉上了美酒,供其畅饮,分文未取,如此享用达半年有余。道士为感谢辛氏赠饮之恩,分离之际,于壁上橘皮画鹤。黄鹤可从墙壁中飞出,为酒客们起舞助兴,从此辛氏酒坊宾客盈门,生意兴隆。过十载,道士复来,取笛吹奏,壁上黄鹤竟飞到道士面前,道士跨上黄鹤直上云天,后来所谓“昔人已乘黄鹤去”就是源于此也。辛氏为纪念这位道士仙翁,便在其地起楼,名曰黄鹤楼,其所酿之美酒,亦被称为黄鹤楼酒。这故事蛮传奇的吧,不过传奇的东西不止这些。风云激荡的三国时代,刘备,周瑜等诸多英雄饮马长江,煮酒用兵,演绎了豪气冲天的历史画卷。一百余年前,张之洞进献御酒,黄鹤楼酒名声大噪,一跃而成为“汉阳造”的又一城市品牌。新中国成立后,黄鹤楼酒厂作为一个地方国营企业,有过辉煌,也陷入过困境,历经改革阵痛,发展混合所有制,如今凤凰涅槃,再度成为中国白酒行业的佼佼者,是国内十大名酒之一。博物馆里专门收藏了黄鹤楼品牌各个年代的酒,还有最后一届中国名酒评酒会的200多种参评酒样。我和K君流连于此,不时勾起对老武汉的一丝淡淡乡愁,正可谓酒不醉人人自醉。

离开黄鹤楼酒厂,我们驱车去中铁大桥局。这是K君点着要看的,他说,“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这诗太勾人,不看是遗憾。他还说,他现在从事外贸工作,就是在东西方之间架设经济,文化桥梁,沟通始终是正途,桥梁很重要。我说,武汉是“桥都”,而位于我们汉阳的中铁大桥局就是“桥都”里的培训基地,你这算是来对了。

中铁大桥局是一个有情怀使命,有责任担当的大型国有企业,在其新落成的总部大楼,倾力建造了国内首家综合性桥梁博物馆。博物馆气势恢宏,设有序厅,中国古代桥梁,中国近现代桥梁,世界桥梁博览,桥梁科技发展,桥梁文化展示,桥梁互动体验等8个展区,配以历史文物,VR体验设备,5D影院及精品桥梁文创产品等,全方位展示企业骄人的建桥历史以及中国和世界的桥梁文化,堪称桥梁科普的学习窗口,桥梁文化的传播平台。武汉长江大桥是万里长江第一桥,倾注了从孙中山到詹天佑,李文骥,梅旸春,茅以升等无数先贤的梦想,最后在新中国在武汉变为现实。看着展厅内模拟还原的火热施工现场,我和K君都为当年大桥建设者们的那种精气神所感动。更令人惊叹的是,企业历经60多年的发展,他们在国内外设计建造了3000余座大桥,总里程3600余公里,是世界上设计建造桥梁最多的企业;同时,企业在大跨度公路桥,铁路桥,公铁两用特大桥,超长跨海大桥,大跨峡谷桥等建设方面达到世界领先水平,是桥都武汉的城市名片。在古代桥梁展厅,我们都为古人的智慧所折服。在没有钢筋水泥的时代,古人只是利用石材,木板等就可以造出巧夺天工的各类桥梁,现场工作人员用9根小圆木棍演示搭桥,没有一钉一铆,仅靠凹槽和卡扣连接,相当牢固。展厅有梁桥,拱桥,浮桥,索桥等,桥型众多,构造别致。在世界桥梁展厅,K君的两个孩子在美国金门大桥,伦敦千年桥,意大利佛罗伦萨旧桥,悉尼海港大桥前指指点点,说着洋话。导游不无自豪地介绍,目前世界排名前10的跨海桥梁中,中国占6座;世界排名前10的悬索桥,中国占6座;世界排名前10的斜拉桥,中国占7座;世界排名前10的拱桥,中国占7座;世界排名前10的梁桥,中国占5座,中国桥梁建造傲视全球。我们听得点头称是,惊叹连连。

不知不觉,转了满满一上午。K君在回来的路上问两个孩子,有什么感觉。他们说,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原来汉阳造这么有内涵,新旧传承,走向世界必定大有前途。

我们都笑了。(邹俊煜)


  

进入专题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