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一座武汉博物馆城

来源:长江日报 发布日期:2021-04-19 17:26
【 打印 】 【 扫一扫 】
【 字体:  】

武汉博物馆城,与武汉人同在。

武汉,城大,历史长,南北要冲,两江交汇,华洋杂处。凡此种种,没博物馆都难。

城大,历史长,南北要冲,两江交汇,华洋交接还不算,更有多少风云叱咤,每一次都惊涛骇浪,轻易一笔就改写了国家历史进程。辛亥革命武昌首义爆发,土地革命八七会议召开,抗击日寇武汉保卫战开打,皆在天际挺出煌煌丰碑,博物馆只能撩开大幕的小小一角。

博物馆城,真不是能随意自封的,也不是能刻意打造的,它本身就得是。到苏州老拱桥上举目望去,昆曲,评弹,园林,丝绸,苏绣,碑刻,中医药博物馆一个接一个,甚至有一家“状元博物馆”,文化土壤太丰厚,哪里绕得开?

博物馆是有尊严的,它传承历史文化,延续文明结晶,代表城市根底和市民容颜。巴格达博物馆,七千年巴比伦文化瑰宝尽收其中,横遭伊拉克战争炮火毁损,全世界为之痛惜。一位伊拉克老人悲怆的声音几近绝望——“伊拉克可以重建,但是我们永远无法重建历史。”

亘古长江之畔,武汉的文明积累博大精深。盘龙城昭示了远古开端,江汉关见证了现代转型,已有120多家博物馆与之“标配”,活生生天然一座博物馆城。

盘龙城,武汉早早伸出的根,吮吸的是商朝的乳汁,在长江流域独一无二。它无可争辩地证明:武汉是中国乃至全球为数不多的最古老城市之一,多么了不起!你去看看,中央宫殿形制壮观,郊外作坊有模有样,酿酒,制陶,冶铜一个也不少,完备的城邑功能形态摆在那儿。2017年,盘龙城挂牌“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值得每一位武汉人去“发思古之幽情”。

盘龙城博物馆,给武汉颁发了城市“出生证”;湖北,武汉两大博物馆,则追溯了它孕育的源头。四万年前纱帽汉阳人头盖骨化石,六千年前东湖放鹰台稻壳红烧土,只需一件就道出我们来历不凡。越王勾践剑,吴王夫差矛,“配套”一般在楚国疆域出土,羡煞也羞煞了吴越之乡。从三国“双城并峙”到明代“三镇鼎立”,武汉一路流变如同大江开合气势磅礴,身受前浪后浪反复冲刷,你和城市一起长成个壮汉。

汉正街都五百年了,明代“四大名镇”,清代“天下四聚”,它都没有缺席,硬核得很。“买天下卖天下”连绵不绝,表明武汉血气方刚,真得有一座博物馆,才对得起它的江湖地位。随便挪一个油漆剥落的柜台当展柜,一枚秤砣上“童叟无欺”,一把尺子上“毫厘不差”,往日的诚信交易历历在目,武汉人的坦荡豁达不言而喻。

盘点“天下第一商街”前世今生,樯帆云集积聚起商根文化,源源向汉口注入独特基因,其历史性影响,使学术界有了“汉口母街”“城市客厅”的说法。药帮巷,淮盐巷,石码头巷,几十条老巷子石板路若隐若现,曲里拐弯通向老会馆旧书院风骨犹存的残墙,发掘出来就是现成的宏大博物馆群落,守护演化不息的文脉。

武汉总是敢为人先,一旦雷霆爆响,定然开天辟地。1911年10月10日夜半,紫阳湖新军工程八营一声枪响,封建王朝最后的紫禁城瞬间坍塌。当年的咨议局红楼,今天的武昌首义纪念馆,将一卷历史巨变铺到起义门外。红楼越过阅马场,对话新起的辛亥革命博物馆,它也用红色强化其独特造型,书写出举世通用的“胜利”标志,擎起结束千年帝制的划时代壮举。

城市走向现代化,所经历的阵痛也超出想像,听几遍江汉关钟楼敲出《威斯敏斯特》,于百感交集中触摸“五国租界”扭曲地图,看那“税务司”一职三十五任全是洋名,心疼白花花的税银全交了赔款?但长江滚滚向东方,英国海军将领额尔金伯爵的六艘炮舰,终不能永久停泊太古码头。1949年5月16日清晨,一杆红旗特意选择江汉关高高升起,宣告了江城解放和三镇合一,“武汉”从此再也没有分离在两江四岸。

为着这一天,共产党人浴血奋战,武汉用十多个博物馆铭记不忘,在这片热土勾勒出两块“红色地带”——一块在武昌司门口都府堤扎堆,一块在汉口洋租界周围环绕,完整呈现大革命时期“活的党史”。

喧闹的户部巷那边,都府堤一片宁静,声声脚步回荡风云际会。中央农民运动讲习所,毛泽东旧居,“五大”会址,陈潭秋旧居,武汉革命博物馆在此集群,享有“中国第一红街”之誉。近年又落成中国共产党纪律建设历史陈列馆,武昌公园也辟为廉政文化公园。

只隔一条江,江岸“二七大罢工”怒潮未息,胜利街花园洋房激流涌动,中共中央机关旧址163-165号被称之“红色心脏”,方圆一公里布局中央秘书厅,组织部,宣传部,军委,农委,工委和妇委。1927年,革命中心转到武汉,革命中枢从上海迁来,党中央在此运筹帷幄。俄租界“巴公房子”对过,一楼一底的洋房就是“八七会议”会址,标志了革命低潮时的伟大转折,毛泽东那句“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岂止“镇馆之宝”,无疑“奠国之基”。当年邓小平担任中央秘书负责会务,1980年5月20日题写馆名,7月15日重访故地,76岁的老人家清楚记得“会议是在武汉最热的时候开的,开会时甚至连门也不能开,进去了就不能出来”。

武汉向历史深处发出多少密码,就有多少博物馆激荡回声。国共两度合作,武汉两次担当“京兆区”“战时首都”。1927年,国民政府迁都武汉,入驻南洋大楼办公,孙中山“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得以确认,两党联合收回了汉口,九江的英租界。1938年,全国抗战中心又临武汉,八路军办事处,新四军军部,新华日报报社,金口中山舰,承载了中华民族的坚强不屈。你会想到吗?中山公园偏僻一角两间不起眼的平房,竟是我们雪耻的“受降堂”,日军放下屠刀,同胞奔走相告。

一座座博物馆,告诉你武汉是革命圣地英雄城市,也告诉你武汉是现代都市商业大埠。水塔七十余年里是汉口最高地标,你可叫它“汉口之心”,辟为城市史博物馆再好不过,是它一直瞭望城市建设的轨迹,连起水务,电力,公交,税务,货币,警察等特色博物馆。青岛路英商平和打包厂,变身为举办“设计之都”双年展的场所,六栋老楼承载了百年商业仓储史。合作路汉口电灯公司开办为电力博物馆,1909年发行的“既济水电股票”,提醒你它曾是全国最大直流发电厂,亮了老汉口千家万户的第一盏灯。

毛泽东讲过重工业不能忘记张之洞,“张之洞与武汉”博物馆落户旧地,“汉阳铁”“汉阳造”的气息,仍在月湖龙灯堤周围弥漫。这位洋务运动“殿军人物”,也许不曾想到在其身后,大工业才真正铸造了大武汉的辉煌。新中国“钢都”,有武钢博物馆钢花迸射;新中国“桥城”,有桥梁博物馆飞架南北;华中枢纽,有火车头博物馆汽笛长鸣;九省通衢,有长江航运博物馆波涌浪迭。解放大道西端,琴断口,舵落口这些古地名身旁,崛起冶金,机械,汽车,化工,医药基地,设在老厂房的硚口民族工业博物馆,记住了“古田工业区”一度担当大任。

如果有谁把武汉市区浏览图随便折叠一下,那图上必有好几处博物馆重合,武汉的历史馈赠和发展红利太丰厚了。武汉拥有高等学府的数量,仅次于首都北京,“博物馆之城”与“大学之城”交相辉映。武大珞珈山,华师桂子山,华农狮子山,地大东湖,民大南湖,音乐学院都司湖,山山水水托出各具内涵的博物馆。武大万林艺术博物馆的鸟类标本,在全国数量首屈一指,种类绝无仅有。华师大博物馆的唐代写经长卷来自敦煌石室,史家称之极具历史价值和书法价值。华农大博物馆的虎凤蝶,东北虎,中华鲟,银杏,红豆杉标本,为海外极为羡慕。地大博物馆一条最高最长“黑龙江满洲龙”,号称“神州第一龙”,在世界恐龙化石中占据重要地位。民大“民族学”博物馆全国唯一,从恩施土司城堡到海南岛黎家椰寨,南方民族风情一览无余。音乐博物馆复原的一架架编钟,轻击一下激活沉睡的古音,绕梁三日不绝。

正如城市是人的,博物馆也是人的。世界博物馆的翘楚,大抵是大英博物馆了,但馆长的那句“这些物件中的大部分就如同古代的难民,在我们博物馆中找到避难所”,说得不够完整;倒是博物馆中央大厅地板镌刻的丁尼生诗句,“让你的双脚,在此后的千百年里,都站在知识中间”,补充了另一半。美国博物馆专家乔治·古德统一了二者观点:“博物馆者,非古董者之墓地,乃活思想之育种场,是启蒙民众之重要机关。”

胜过前人,武汉不懈致力于建设博物馆城,基于打开传统与未来的时光隧道,构筑文明进步的阶梯,这种眼光与作为,本身就是城市文明程度的体现。博物馆哪只是文物的“避难所”,更应是人类的“精神家园”,市民来这儿感到亲切温暖,游客来这儿不由升起敬意,便已默默经受过了文化洗礼。

还记得去年夏天吧,江城高温热浪持续盘踞,武汉版“博物馆奇妙夜”来了,及时雨一样播撒凉意。今年首当其冲突遭疫情重创,也没轻慢“5·18”国际博物馆日,这天长江日报启动“记录与守望——与武汉同呼吸的博物馆”直播,11家博物馆倾情奉献,抚慰受到惊吓的心灵。6月14日,五家博物馆率先开放,回到社会公共生活,复制2015年创造的千万级年参观人数指日可待。“走进博物馆”“博物馆进社区”“博物馆进校园”系列活动双向交叉,早已春风化雨渗透江城大地。

“十万人拥有一个博物馆”——这是武汉历史文化名城的一个符号,漫开来涂抹了社会生活的斑斓多彩。武汉美术馆借助金城银行老建筑,置身中山大道车流滚滚三角地,“留白”一方文化绿岛,你和鲁迅藏外国版画《引玉》撞个满怀。谭鑫培纪念公园远在江夏,趁着8号地铁延伸到青龙小镇,赶去斜倚大戏楼红柱子,仰望京剧一代宗师铜像,任你怀想“无腔不成谭”的梨园荣耀。武汉博物馆“陈伯华百年诞辰艺术成就展”,与武汉剧院的纪念演出遥相呼应,这边看罢那厢聆听半世纪前的《二度梅》,时空都在转换。偶然登临晴川阁,邂逅了“楚剧珍奇”展板,得以“窥见”它不同戏箱的不同行头,又恰好碰到支援新疆的戏校楚剧科老学员回汉“省亲”。

博物馆,确是游子归巢眷顾家乡的好地方,寓居新西兰十多年的武汉大学八旬教授夫妇重返故乡,对一切变化都新奇,但情有独钟园博园,赖在汉口里山陕会馆后的竹床上不肯起身,只想多闻一闻老家的味道;步入园内长江文明馆和自然博物馆,更加赞不绝口,连连说下回一定带孙女回来领略祖国大好河山。

武汉人享受着博物馆,也壮大着博物馆城。盛世收藏,折射了社会多元和生活富足,民间博物馆兴起波澜不惊,实则藏龙卧虎,小巷深处尽有瑰宝。大到石础瓦当老砖陶罐,小到戏单剧照唱片留声机,钟表,算盘,酒瓶,烟标。无非大城物华天宝,人杰地灵的缩影。

2016年纪念毛泽东畅游长江50周年,他乘坐的“七一六”舰艇永驻汉口江滩防汛纪念碑下,映衬出全国独一份“横渡长江博物馆”。此时,它是武汉的第108家博物馆,比2010年的52家硬是翻了一番。你可为之欣喜,“百馆之城”与“百湖之市”双双媲美,放到世界城市版图上都有品有范。

武汉博物馆城的脚步仍在朝前走,回首往昔的丰赡,追赶时代的潮头,从历史文化名城向现代国际都会迅跑。你可能已听说过了,平和打包厂设立“汉口文创谷”,光谷开办“文创博物馆”,不难想像有多少创意,正准备孵化破壳哩!(罗建华


  

进入专题
Baidu